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学频道

又是一年拔笋季

2019-04-03 10:35:53 来源:河源日报


□梁泳

竹笋,在我国传统习俗里分为春笋和冬笋两种,竹笋作为一种蔬菜,在我国食谱中,最早就有《诗经》中的“加豆之实,笋菹鱼醢”“其籁伊何,惟笋及蒲”等诗句,表明我国在2500至3000年前就有食用竹笋的历史,因其味香质脆,具有清热化痰,益气和胃等功效,自古被誉为“菜中珍品”。我少年时代生活在农村,在上高中时离开老家,但一直对山间竹笋视而不见,更没有拔竹笋的经历。前年应一位医生好友相约,去山野拔过一次春笋,未曾想这一次的经历,竟使我着了魔一样,在这两年的清明时节,每天撕着日历盼着拔笋日子的到来。

春色空濛的一个早晨,迎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约上老家一位儿时同伴,手提一个泛旧竹篮,沿着略微泥泞的山路,走向距离老家祖屋十余里的大山。也许是离开家乡数十年的缘故,儿时一天走上三四趟的山路,如今却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,那么神奇和陌生。不时问一下同伴,这是什么地方,那是谁的房屋,问得多了,惹得同伴生气地问我说一句你是不是忘祖了。的确,在去往拔笋的路上,记忆中几座高大的水泥房,如今变得如此矮小,路旁儿时记忆中清澈见底的“大江”,现在变得那么狭窄、那么浅底。唯一熟悉的,就是耳旁响起的鸟鸣,仍然是那么的清脆和动听。

走了一个多钟,终于到达了拔笋的目的地,这是一处荒废的打谷场,原来山半坡上耕作的水田变成了杂草地,打谷场旁一片原先供乡亲们砍下做捆绑用的山竹,乘机占领了整个打谷场,连成一片近千平方米的竹林。“这里能有笋拔?”正当自己还沉浸在儿时回忆和疑惑之时,同伴说:“快进去吧,不然就会被别人拔完了。”

“还会有人比我俩来得更早?”正说着,竹林里传出了喊声:“你俩也来拔笋啊!”

“李大嫂,你也这么早呢,我还以为我们两人最早呢。”竹林内,只见几位中年妇女,手戴青色手套,正忙着拔一根根笋儿。宜早不宜迟,自己见状,便迈开大步,冲到一片冒出泥土的竹笋前,“啪,啪,啪”一根根细嫩的笋,瞬间握在手里。带着点点水滴,剥掉壳的竹笋,露出白白的笋肉,伴着阵阵清香,犹如一件件精致的艺术品展现在眼前。很快,一根根沾着雨滴的竹笋装满了竹篮。“回去了!”望着一篮子鲜嫩的竹笋,我马上想尝尝竹笋鲜美的味道,便急忙呼唤同伴赶紧回去。

“就这样回去?”“怎么还想去拔?”“不是,我们要把剥下的笋壳放回竹根上,来年好做竹子的肥料。”想不到生活在农村的同伴,竟有这么强的环保意识。

“刘嫂,刘嫂!”就在自己准备转身回去之际,发现先进到竹林拔笋的乡亲中,就有一位老家邻居刘嫂。在自己的印象中,刘嫂身材娇小,是一位长期患有风湿病的“病秧儿”,时隔二十多年,现在不但没有衰老的容颜,看起来比以前还年轻不少。“刘嫂子,你是刘嫂子!”

“是啊,老弟,不会认不出我了吧?二十多年没见,不会真的认不出刘嫂了吧!”

“真不敢认了,刘嫂,你以前不是有风湿病吗?这鲜笋湿气大,你不宜吃的,还来拔竹笋?”

“老弟,那是老皇历了,以前有风湿病,是因为家里穷,穷得连药膏都买不起。现在生活好了,病没了,肉吃多了,身体也开始胖了,这不,正好有这些鲜笋,可以去脂肪,帮助减肥呢。”

一根小小的竹笋,竟然是乡亲们生活艰辛的写照,不曾想这么美味的竹笋,以前却被乡亲们误认为是一种祸品,谁也不敢轻易去品尝,更没有人去采拔。“老弟,中午到嫂子家吃饭,你三哥早上网了几条大鲤鱼,还买了新鲜的五花肉,就红烧这些鲜笋,一定要来!”

“好,好,一定去!”望着刘嫂和三位乡亲迈着轻盈步子离去的身影,瞬间春山苍翠,云雾缥缈,一幅巨大山水画卷出现在我的眼前。提着满篮洁白鲜笋,闻着路边野花清香,自己也开始返程了。明年,我们一定还来拔这春笋,再来看看乡亲们的生活,来年家乡父老乡亲的日子一定会像这生长在山野间的竹子,笋子出土节节高,生活越来越美好。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 最美人间四月天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